倾听着缓慢熟悉的歌曲,优雅旋律的无意触碰,让心灵归于宁静。记忆中的梦境,历史中的幻影。被社会思潮不停重塑的文明,在人性矛盾不断自我辨证的激流中,被翻来覆去。寂静之中也许深藏着波涛暗涌,日月艳红表面诱惑也许更为致命。人们最独一无二的灵魂,要多顽强才能始终保持住自我的鲜明。逆向而行扑向光明的李斯特,一路泥泞始终坚持这份独行。在凄冷混沌之夜与撒旦对话的尼采,拒绝命运的洪流在疯狂之中奋起反击。湮灭家园宁静的战争,点燃了圣女贞德稚嫩眼眸中的火焰,正是因为相互纠缠着的各种爱,人类才创造出了历史,让这位女孩去成为神话,让这位女孩追寻“自由的圣经”。

  如星尘般渐渐消散的梦想碎片,就算在眼前的光辉会逐步消失殆尽,但仍然是心灵深处最珍贵的印迹,奔流着五彩的星光。那份不带任何虚假的笑容,那份在赤子心中不停悸动的心愿,并不会在时间的消磨下,发生细微的形变。

  如果我是诗人,我就会用诗句探寻自由的意义和自然的美丽。如果我是音乐家,我就会用音符抒发生活的激情。如果我是哲学家,我就会用理念激发至高无上的公正和博爱······

  日本民治维新初期,虽然工业、商业、科技为日本带来了巨大的社会财富。但是日本社会的价值观,依旧是权力至上的官本位人治主义思想。此时,处于日本官场权力中心的涩泽荣一,为了彻底改变日本社会落后的价值观,选择了弃官从商,这一举动给日本社会的主流思想带来了巨大变动,让日本人的内心深处,产生了藐视权贵的启蒙。他似乎标志着,日本人治时代的结束,从此日本将踏入民主时代,主导社会方向的将不再是权力,而是科技和实干。而正式这两样东西,让日本成为了亚洲的例外,唯一一个跻身世界列强的非白种人国家。

  在历史中,人类的喜恶情绪,虽有规律可寻,但总是变幻无常,前后矛盾,难以捉摸,因此才产生了心理学、社会学、政治学……所以在文明的社会里,自己所掌握的知识、技术、经验,自己的修养、内涵,自己名下财产的价值,胜过别人的称赞或好感。也只有在自我进行综合竞争力提升的同时所获得的好感和认同,才具有价值,否则就只是一堆误导人的谎言……

  客官的价值在于认清现实,如果有人通过各种原因诱导他人失去了客观的眼光,就等于是剥夺了他一笔宝贵的财富……